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负重托、不辱使命、为国争光

维和police的博客欢迎你

 
 
 

日志

 
 

护边是对祖国最长情的陪伴   

2017-07-01 09:36:38|  分类: 边防警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护边是对祖国最长情的陪伴 - 维和police - 不负重托、不辱使命、为国争光

 

从新疆塔城市向西南一路前行60公里,来到中哈边境、萨尔布拉克草原深处,方圆50平方公里的无人区内,矗立着一幢孤零零的土坯房,土屋往西1公里处,一群羊散在草地里悠闲地啃草,旁边有一个身着迷彩的黑老头,坐在一垛野草上呆呆地盯着,手里不时拨弄着挂在胸前的那部黑色收音机。

他就是魏德友,新疆塔城边防支队吉也克边防派出所的一名护边员,一个倔强而忠厚的山东老人,在10公里长的中哈边境线上,默默巡守53年,使这里从未发生过一起涉外事件。

有人说,最长情的告白就是陪伴,而最深沉的爱国也是陪伴:陪伴国家的边远寸土,直到白头。

塔城萨尔布拉克草原地势平缓,与哈萨克斯坦沟壑相连、田园相望。塔裕公路紧贴草原东面修建,最近处距边境线不足5公里,人畜越界风险巨大。边防派出所受管辖区域广、人员少的限制,巡逻防控很难达到全覆盖,发生偷越境的概率相对较大。因此,护边员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我每天清晨或傍晚要来回走8公里牧道巡查边境前沿,利用边防部队配发的护边‘电子巡更器’,看是否有人员经过的痕迹。”2016年8月25日23时许,魏德友发现额敏河边防连南段区域有多处移动灯光,立即报告给边防派出所。派出所迅速出警,及时制止8名企图临界抵边捕捉野生动物人员。

53年来,魏德友义务巡边近26万多公里, 相当于绕地球6圈,向边防派出所提供各类信息9000余条,劝返和制止临界人员千余人次,堵截临界牲畜万余(头)只,使这里未发生一起涉外事件。

见过魏德友的人都知道,他的脖子上总挂着一台黑色收音机。从1964年屯垦戍边至今,老人已经用坏了50台收音机。

“草原风大夹带着沙土,收音机特别容易坏。”魏德友脖子上挂的收音机,掉漆的地方锈迹斑斑,坑坑洼洼的摔打痕迹记录着岁月的磨砺。对这个不抽烟不喝酒的老人来说,收音机是他的另一个“伴侣”。

草原上信号不稳定,只能搜到4个台,但有新闻、能听歌,魏德友就知足了。年代不同的50台收音机,成了魏德友53年守边历史的见证。“巡边已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我爱这片土地。”他说。

一座孤零零矗立在草原的土坯房,用报纸糊的“天花板”已经泛黄;一张木头桌子歪扭地立在坑洼的泥土地面上。家里只有4张凳子,来人多了只能坐在床上。房子里没有照明电,窗台前6伏功率的太阳能发电机每天只供两个灯泡的简单照明和手机充电。这就是魏德友家,虽然简陋,却是边防派出所和群众护边员的“休息驿站”。2016年4月,塔城边防支队将“休息驿站”正式命名为护边员“眼·界之家”,将其打造成为巡控人员的临时休息室、茶水室和报警点。

十年如一日,魏德友和老伴就过着这样的苦日子。现在老人年龄大了,儿女央求他回家养老,但一直没能说动他。边防派出所的官兵也劝魏德友回家歇息,但老人每次都回答:“现在走了,以前不就白守了。只有守在这里,我心里才踏实。”

去年年底,魏德友在边防派出所指导下组建了魏德友边境常态巡控队,继续践行着爱国巡边的壮举。得知父亲工作角色的转换,三女儿魏霞不顾家人反对,从山东老家来到新疆,主动要求接过父亲手中的“责任棒”,扛起父亲肩上的“使命旗”,父女一道走上巡边路,两代人共同诠释着对护边工作的执着和无悔。

接到拍摄优秀护边员老魏叔为封面人物的任务后,塔城边防支队非常重视。我们知道杂志很少使用地方人员作为封面人物,可见对魏德友老人的垂青与厚爱。为保证拍摄质量,支队领导立即安排政治处寻找地区内最好的人像摄影师商议拍摄事宜,与摄影师进行了拍摄服装和动作的先期设计。宣传文化科还将近期杂志封面反复翻阅,寻找灵感和经验。

4月7日9时,我带领摄影师和他的助手驱车来到中哈边境、萨尔布拉克草原深处。由于冰雪融化,行驶过程中,车辆多次被困在泥路中。我们只好下来推车,并搬运石块铺路,终于在13时脱困,来到老魏叔家中,见到等候多时的魏德友夫妇。

初春的萨尔布拉克草原还有些寒意,我们跟随老魏叔开始拍摄。他带着自己的三件宝贝:水壶、望远镜和收音机,拿上驱赶野兽的木棍,赶着羊群。

我们花费了大半天时间,拍完了前期设想的5组场景。由于位置偏僻,手机没有信号,不能及时与杂志编辑部联系。当天23时才赶回塔城市区,连夜将照片传给杂志编辑部。

编辑部于主任针对拍摄的照片,指出了人物眼神不够犀利、主人公动作单一机械、精神状态不好、光线较硬、脸部阴影较重等不足,随后耐心地通过微信给我讲解了一些拍摄过程中要注意的细节和事项,并鼓励我们树立信心,争取第二次拍摄胜利。

我们与摄影师和老魏叔约定4月27日进行第二次拍摄,但是在拍摄前一天接到吉也克边防派出所所长钱英付的电话,告知我们老魏叔当天在翻运饲料时,不幸从5米多高的草垛上摔下,虽然伤势不严重,但是无法继续完成拍摄任务。我们及时将此突发情况告知杂志编辑部,于主任再三叮嘱待老人家康复后再进行拍摄。 

支队政治处主任彭刚得知老魏叔受伤后,代表支队前往萨尔布拉克草原看望慰问了躺在床上休养的老人,并嘱托吉也克边防派出所力所能及地帮助老人家解决家庭困难。

5月9日,我再次带领摄影师前往老魏叔家中。此次拍摄根据于主任建议,利用傍晚和清晨较为柔和的光线进行拍摄。傍晚的萨尔布拉克草原上,成群的大蚊虫围在我们四周嗡嗡作响,尽管大家都穿着长袖长裤,还是挨了不少叮咬,深刻地体会了一把“十个蚊子一盘菜”的由来。第二天清晨6点多,我们再次来到老魏叔家开始清晨的拍摄,一直拍到上午11时。后来发现,没有用相机记录下来两天的艰苦拍摄,也没有与老魏叔一家合影留念,留下了不小的遗憾。

拍摄结束后,摄像师感叹此次拍摄工作的不易和艰辛,也对老魏叔夫妇53年守边护边的事迹敬佩不已。他说,作为一名人像专业摄影师,大部分时间都在摄影棚内拍摄,难得有这种机会深入边境一线,也非常荣幸能够亲自为守边英雄魏德友拍摄,要我们代他向《中国边防警察》杂志致敬。

问:老魏叔,您获得那么多的荣誉,有什么感想?

答:没什么感想,以后该怎么样还怎么样,我和你阿姨守护好这里的边境线就行了。那些证书、牌牌之类的,这个地方放不下搁不下的,挺麻烦。

问:当初您为什么选择从北京军区转业来到这里屯垦戍边?

答:是1964年来的,是毛主席叫我来的嘛,他号召我们要建设边疆、保卫边疆。咱们就是要听毛主席的话,我要把边境线管好,让毛主席老人家放心。

问:有人说您早都不是军人了,干吗还要留在这地方?

答:很多人的说法我也理解。他们觉得边境上的事是国家和部队的事,没我啥事。我想中国军人才有几百万,这么大个国家、这么大个地盘,光靠他们,能管过来么?人不能光顾自己 。

问:您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答:希望这里能够平平安安,别出事。

问:听说当初刘京好(魏德友妻子)阿姨来了以后想离开这里,您是怎么劝她留下来的?

答:她来了一个来月吧,说要回家,把衣服叠好,打了背包就准备走了。我急忙把她拦回来,说不要走啊,过几年咱一块儿回。后来慢慢地她就选择了理解与支持,就忘了回老家了,哈哈。

问:您女儿说您家的羊都是护边员了,是怎么回事?

答:我们家的羊一出圈,就顺着巡逻路走,你不用管它,走到一定位置它就吃着回来了。这是我走的一条路线,所以羊都知道。羊看到陌生人,就咩咩叫。我女儿就说我,你是个护边员,你的羊现在也是护边员了。

 

(来源: 《中国边防警察》杂志  期号:2017年第06期)

  评论这张
 
阅读(4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