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负重托、不辱使命、为国争光

维和police的博客欢迎你

 
 
 

日志

 
 

行走在边境线上  

2013-10-04 00:57:28|  分类: 边防警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行走在边境线上 - police - 不负重托、不辱使命、为国争光

       老扎至今还保留着一双泛黄的迷彩鞋,那是多年前勐马边防派出所官兵送给他的。他已记不清自己穿着这双鞋子走了多少泥泞陡峭的山路,鞋子虽已破旧,但他依然喜欢穿着远行……

      老扎,全名扎托发(拉祜语),是云南普洱边防支队勐马边防派出所辖区东乃村边境联防队队长。他个子不高,皮肤黝黑,上颚喜欢留着一撮胡须,很具有标志性,也正因此他的脸上多了几分老成,所以别人都喜欢称呼他为老扎。

    说起老扎,在当地人眼里可是一个有着传奇色彩的人物,不仅是因为他协助边防派出所抓了很多坏人,甚至因此而受伤,还有就是他有着两条特别能走路的腿。为此,乡亲们还给他编了一个有趣的顺口溜:老扎老扎,板扎板扎,百十公里不算啥;老扎老扎,力扎力扎,陡峭山坡平地爬。

    其实,很少有人知道,老扎能走路也是担任联防队长后养成的习惯。就如他自己所说:“走路时间长了都会累,但不走出去四处转转,怎么知道外面的情况,多走走也就习惯了,心里也踏实多了。”

    2004年,伴随着全国公安边防部队开展“三访四见”活动掀起的大走访热潮,勐马边防派出所立足辖区实际,乘势而上,决定在较为偏远的村寨组建几支联防队协助派出所工作,以求改变警力不足的现状。老扎家所在的东乃村刚好被列入其中。

    东乃村位于勐马镇西南方向50公里处,是一个拉祜族世居的边境村寨,属于典型的高原山区。由于紧靠缅北毒源地,出入境通道错综复杂,而且群众法律意识淡薄,这里的社会治安一直都很差。因此,联防队成立后,工作重点就放在协助边防派出所民警集中走访宣传法律政策上。然而,挨家挨户地走访谈何容易。东乃村虽然只有区区878户人家,常住人口也只有3075人,却分散居住在20个村民小组中,每个小组的村民居住又不是十分集中,有的眼看就在山的对面,但走过去要花费很长时间。而且当地村民大多只会说拉祜话,联防队每到一处都要借助翻译帮忙,才能确保听得懂,所以很多时候一整天忙碌下来却只走访了几户人家。

    “当时真的很苦很累,每天一走就是几十里山路,中间还不时会有蚂蟥、蚊虫甚至是毒蛇的袭扰。联防队员一个月只有几十元补助,根本养活不了一家人,所以大家都是兼职的,但就是凭着一腔的热情,没有任何怨言地跟着派出所同志干。”老扎回忆说。

    虽然每次走访宣传不是所有人都参加,可每次老扎都要“厚着脸皮”跟着去,不管别人怎么劝都没用,就算派出所同志说了也不听。刚开始,大伙还以为他只是想好好“表现”一下,也就是一段时间的热情,过后就好了。可时间长了他还是那个“厚脸皮”,热情不减,哪怕是农忙时节,老婆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了,让他留在家里帮帮忙,他也总有办法说动老婆同意。久而久之,大伙也就不和他争了,只要他愿意都让着他去。

    半年过去了,辖区878户人家,联防队员们每家每户走访了三次以上。可真正全部都走到的只有老扎,也只有他不仅能熟练地说出每家每户甚至每个人的详细情况,就连辖区多如牛毛的便道、小路,他也能说出个八九不离十。这时大伙似乎有些明白了,当时的那个“厚脸皮”转眼间已成了东乃村的“辖区通”、“活字典”。

    集中走访宣传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东乃村社会治安有了明显改善,当年不仅没有发生刑事案件,就连过去让派出所十分头疼的打架、酗酒滋事等治安案件都有了明显下降。难怪当时的勐马镇镇长深有感触地说:“东乃村社会治安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得到有效改善,完全是靠两条腿走出来的。”

    村里的治安有了明显好转,但老扎和他的联防队并没有因此而松懈下来。相反,在边防派出所的帮助下,他们又进一步拓展了工作职能,把日常的边境联防巡逻与禁毒斗争结合起来,积极投入到禁毒人民战争工作中。

    历史上东乃村曾是毒品的重灾区,老一辈人吸食鸦片非常普遍,老扎就亲眼见过爷爷毒瘾发作时六亲不认的样子,也体会过身边朋友被毒品害得家破人亡的感受。所以,联防队成立后,禁毒工作一直都是他眼中的头等大事。

    东乃村地理位置特殊,加之出入境通道错综复杂,禁毒工作开展一直都比较困难。老扎和他的联防队虽然人熟、地熟,但仅凭联防队20多个人,要想彻底堵住入境毒品无疑是大海捞针。为了能有效遏制毒品入境,老扎带领联防队在积极协助好派出所常规定点设伏堵卡的同时,进一步扩大防控范围,在村寨值班巡逻的基础上,将辖区划分为15个巡逻区,并根据不同方向,将联防队员、治安积极分子、村组干部等编为若干个小组,就近就地展开巡逻。

    在他的带动下,东乃村逐步形成了“人人是哨兵、寨寨是堡垒”的大联防格局,先后协同配合派出所设伏堵卡213次,协助破获毒品案件21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8人,查获各类毒品30余公斤、大烟籽600公斤、制毒化学物品50吨,并成功规劝13名吸毒人员自愿戒毒,有效打击了辖区毒品犯罪活动。然而,老扎却在一次与毒贩的遭遇战中负了伤。

    2006年12月17日早晨,老扎和往常一样带领两名联防队员进山巡逻,连日来的绵绵细雨让进山的路越发难走,很快两名队员就被老扎远远地甩在了身后。当行进至192号界碑附近时,远处传来的摩托车轰鸣声打破了山谷的寂静,老扎快步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只见1名黑衣男子驾驶摩托车从境外疾速越过了边境线。他来不及多想,迅速抄近路上前拦住了摩托车。眼见黑衣男子慢慢停了下来,老扎正准备上前作进一步检查时,丧心病狂的毒贩突然从腰间拔出了一把砍刀,顺势就朝着他的头部砍去。没有任何防备的老扎来不及躲闪,本能地用右手掌挡住了劈来的砍刀,刹那间,鲜血顺着手臂浸湿了他的衣服。他强忍剧痛拼尽全力夺下了毒贩手中的砍刀,反身将毒贩扑倒在地,与闻讯赶到的两名联防队员一起将其治服,当场从其携带的背包内查获冰毒8公斤。然而,在将毒贩押解到派出所后,老扎终于因失血过多而昏迷过去。他的右手掌上至今还留着一个长长的刀疤。

    风里来,雨里去。常年在外走访巡逻,让老扎全身上下落下了不少病根,有些是执行任务时受的伤,有些则是长时间过度的劳累所致,但他却从来没有因此而向上级申请过一分钱的医疗费。因为工作成绩突出,他先后三次被公安部边防局评为“三访四见”先进联防队员,四次被云南省边防委评为守边优秀联防员,多次被云南边防总队、普洱市公安局评为先进边境联防队员。

    弹指一挥间。转眼,老扎已在边境线上不知疲倦地走了10年。10年里,虽然东乃村的联防队员换了一茬又一茬,但这里的贩毒活动却少了许多,吸毒人员也几乎没了,就连打架闹事、邻里矛盾纠纷等这些过去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也都很少听到了。

    有人曾粗略地算过,如果把老扎每天走的路程加在一起,那10年3650天所走的路程,刚好可以从东乃村到首都北京走上至少四个来回。也许很多人会为之惊叹,但对于那个永不止步的老扎,这或许只是个开始。

    伴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我们又看到了那个脚蹬迷彩鞋、迈着铿锵有力的脚步向前行走的老扎。

  • 作者:邱 云 陶亚龙 
  评论这张
 
阅读(95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