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负重托、不辱使命、为国争光

维和police的博客欢迎你

 
 
 

日志

 
 

有文化就是不一样  

2011-12-07 16:10:58|  分类: 心灵抒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日回家探亲,76岁的老父亲心情极好。尽管遭肺病折磨得不时大口地喘着粗气,他还是东拉西扯地聊个不停。聊着聊着,话题转向了和我一起念书、走出村子的3个人——军、娟和国。也许是上天眷顾,好多年未见面的几个人,我竟然分别在无锡、南京和青岛与他们相遇,于是了解了他们的近况:军在一家上市公司当财务部长,在军校任教的娟如今已经是博士了,国也成了一家知名汽车公司的工程师。我打开电脑把我们相聚时的照片给父亲看。父亲认真地看着,神色怡然,啧啧称赞:“看,有文化就是不一样!”
  父亲出生在上世纪30年代,那时家里穷得叮当响,好几个姑姑因贫夭折。听父亲讲,爷爷40多岁的时候患了胃病躺在床上,奶奶是个小脚女人,任凭娘家怎么劝,就是不肯撇下这老小十来口子人“另走一户”,带着还不到10岁的父亲去远山上打柴卖来养家糊口。“有一回我和你奶奶上山去了半个月,你的一个姑姑还不到三岁,想你奶奶天天哭,活活哭死了。那时候除了让一家老小填饱肚子不至于饿死外,真是啥都顾不上。” 父亲总讲这段回忆,每次说起,眼神都流露出些许凄凉。
  这种穷得瘆人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上世纪60年代,成为父亲一生挥之不去的梦魇。
  “虽然咱家穷,可我还是有过读书机会的,不过我没去!”父亲呵呵地笑着,眼神里竟然有一丝羞涩和狡黠。父亲是家中唯一的男孩,那年月,延续香火的观念在爷爷奶奶的头脑中根深蒂固,家里如果还有一口吃的,也要塞到父亲嘴里,使父亲不致像其他的姑姑们一样饿死。那年父亲八九岁,一个大冬天的后半晌儿,奶奶牵着父亲的手回了娘家,她跟太姥爷说:“让五儿(父亲排行老五)在您这儿待二年吧,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饿死啊。要是您还认我这个闺女的话,就让他识两字儿,不至于当睁眼瞎!”奶奶说完,就把父亲从怀里推了出来,掉头就走。
  听父亲说,当时奶奶娘家的家境还算过得去,但是太姥爷特别恨奶奶的“犟”脾气,多次声言宁肯看着闺女一家饿死也不给一粒米。话虽这样说,但人心还是肉长的,太姥爷冲奶奶的背影骂了半天,最后还是收留了父亲。过了几天,太姥爷依了奶奶的话,牵着父亲的手去了学堂。
  “到学堂,我就扒着门缝往里瞅,刚好瞧见一个先生正满屋子追打一个孩子。”父亲夸张地比划着,“比大拇指还粗的讲棍,打得那孩子哭得跟鬼嚎似的!”父亲吓得掉头就跑。从此,父亲对上学这事儿充满了无限的恐惧,无论太姥爷如何打骂都无济于事,上学也就和父亲擦肩而过了。
  那个年代父亲体弱多病,身高也没有长过一米五。随着爷爷奶奶的相继离世,尚未成家立业的父亲拖着年幼的小姑和年迈的太奶奶,日子过得愈加艰辛。
  新中国成立后,生活逐渐好转,生产队办起了识字班,从县城请来先生教父亲这些“大老粗”认字。已经20多岁的父亲在地里劳作了一天,胡乱吃口饭就跑到识字班里去听课,这一听就上了瘾。“先生讲得真好,每个字都结合咱庄稼地组词造句啥的,一听就明白了!”父亲每天晚上上完课,回到家就拿着木棍在地上反复地写,劳动间隙也用锄头比划,生怕把字给忘了。用村里叔叔伯伯的话讲,那年月,父亲认字认得“魔魔怔怔”的。
  识字班办了半个多月就结束了,总计认识还不到200个字的父亲感到很不过瘾。识字班的老师也发现了父亲好学,告诉父亲要把字认全,就得背字典。父亲买了本字典,吃力地背了起来,从头到尾,一个字不落,不到一年时间就把字典背得滚瓜烂熟,远近皆知,自此村里写信、念信的活非父亲莫属了。后来父亲发现,光认字还是吃不饱饭,当时在生产队会记账更“吃香”。勤奋好学的父亲又和本村的老会计学会了打算盘。父亲算盘打得不快,但出奇地准确,从不用算第二遍。凭着字认得全、算盘打得好,父亲成了当时生产队的会计。“那时候给生产队当会计,白天下地劳动,晚上算账,会计每天算5个工分,我再下地干活挣8个工分,加起来比一个壮劳力挣得还多呢!”父亲很是自豪。
  后来生产队解散了,父亲当上了村里的会计,一干就是20多年。“我这辈子之所以能够养活你们姐弟五个,供你上学,全靠我认字、会打算盘。我告诉你,这文化人,到啥时候都不一样!”父亲越说声音越响、喘息声越重,已经浑浊的双眼也愈发光亮起来。
  说起孙辈人,父亲也以有无文化来推断前途:他惦记大姐的两个孩子,怕他们书读得不好不会有大出息,只能出苦力;又担心二姐的儿子,怕他上了体校荒废了文化课将来不好办;“痛恨”三姐的大女儿初中没念完就辍学打工,“和她妈一个德行”;说起哥哥的女儿学习成绩优异就满眼慈祥
  父亲幼年丧父、少年丧母,孱弱的身躯撑起了这个大家庭,70多年的经历可以用“多灾多难”来概括。回首往事,父亲内心留下最深的印记就是让他立命安身并为之骄傲一生的认字和打算盘。父亲对后代的期盼,也是“有文化就是不一样”的朴素愿望。(文/田下胡侃)
  评论这张
 
阅读(68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